文学绥江∥ 王家广诗词选

汽车资讯网 2019-10-15

我家绥江

公众号ID:wojiasuijiang

关注

作者简介

? ?

? ? ? 王家广(1914——2012),原籍四川省屏山县平夷司,祖父在世时举家迁往绥江县城文昌楼,寄籍绥江,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、诗人,化名黄岗,笔名金三角、顾青白。少年时期即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,后转为中共党员。抗战前在国统区从事地下工作,曾两次被捕,坚贞不屈,经党组织多方营救获释。抗战时期在八路军担任军职,曾参加多次战役,两度负伤,后以化名任教于陕西省绥德师范学校。解放后转到地方工作,历任轻工业部陶瓷处处长、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、陕西省社会科院副院长等职,定居西安。爱好诗文,是陕西诗词学会顾问。解放前曾在昆明《市政日刊》、重庆《新蜀报》、南京《新民报》发表新旧体诗歌,着有《诗人马达》、《谁的罪》两本小说集。改革开放后,主编《陕西风物志》,着《考古杂记》、《唐人风俗》、《文林聚叶》等。



文昌楼杂咏集



? ? 30年代初,我滞留家乡时,写过不少新旧体诗,拟出专辑,以旧居“文昌楼”题名《文昌楼杂咏集》。由于种种原因,未果。后来在《昆明市政日刊》、重庆《新蜀报》、南京《新民报》、《新京日报》等副刊上陆续发表过。旧稿早已遗失,今存数章,仅追忆所及,不免有夺落或舛误之处,经检校一过,觉大致不差,仍不失真。少作未工,作为文史资料可存。


文昌楼(锺旭波 摄)


金沙江水涨笔触


逆水千帆眼底收,大江折到文昌楼。
云兰纸展挥毫兴,牛鬼蛇神一笔勾。

水月吟


?? ? ?华峰山上月,大汶溪中水,曾是历史见证。强盗有诗曰:“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。”“新月派”诗人写道:“月色是苍白的,因她害了贫血病。”
? ? ? 而干人却说:“月亮!月亮!月亮有哈好看?像个烧饼,又吃不得。”
? ? ? “何处笛声,和着潺潺流水,真是好听的音乐乐。”志士却唱反调:“溪流亦愤怒,急转起漩涡。”“汇入大江去,险滩翻了船。”

溪边散步


三月花雾,

? ? 四月艳阳天,

大汶溪畔,

倒石桥边,

? ? ? ?听浣衣人笑语。


为某君题照


?时代是试金石,

? ? 历史将陶尽残渣;

但愿生命不朽,

人生永远开花。

仿泰戈尔诗数首

偶感


? ? ? ? ? ? ? ? ? ? ?玫瑰虽美而暗藏毒刺,
? ? ? ? ? ? ? ? ? ? ?无蜜的蜂,何贵乎作飞翔的音乐?

?幻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当你走近水边,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想捉住她,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满以为将获得金色果实的时候,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月儿却在天上发笑了。


他们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他们的刀锋欲饮血,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他们的心尖毒如蛇蝎,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他们贪婪,他们残忍,人反而称赞他们。


苟茨林


黑压压的,好一座猛恶的林子。
? ? ? 冷月无人空自照,听叫几声猫头鹰。


秋坟鬼唱鲍家诗


秋风秋月夜,听唱鲍家诗;
最是销魂处,燃犀独照时。


听道情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同善社,苟茨林,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把兄弟,心连 心,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烟灯旁,窃窃私语。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第二天,草河坝人头落地。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把兄弟,慷慨好施: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泼水饭,赏孤魂野鬼,大放河灯。
?

? ? 这首诗经屏山某刽子手读后,他纠正说:“草河坝人头落地这句不对。”据他说,砍头是民国十几年前的事,已经是老黄历了。如今民国24年,该是枪毙,叫“塞炮眼”,不叫“砍脑売”。


听说“红灯照”造反有作


恰是花开花落时,无花犹自赏空枝。

新亭潦倒一杯酒,离乱年间好做诗。


板栗坪田家即景


午梦悠悠睡起迟,蛙声响在板桥西。
半山横雾樵迷径,一路踏花马失蹄。
雨过枝头干鹊噪,云遮屋顶饿鸦啼。
眼前有酒休辞醉,醉向刀丛题反诗。



闲花野草杂沙汀,四面荒山树见青。
似觉眼前生意闹,水边掠过一蜻蜓。



路边愁见野花开,月落乌啼生远哀。
刀下且寻蝌蚪迹,夕阳荒冢独徘徊。


夜宿普洱渡客店


天涯漂泊欲何之?茅店鸡声起睡迟。
溪雨滩头蛙噪急,昏灯照读壁糊诗。

? ? ?过昭通北门洋火局旧址,回顾当年战场,不寒而栗,于是有诗


打鼓又敲锣,我来唱鬼歌。
人头尽漂杵,看血流成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