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延症人群的内心世界

生活娱乐网 2019-10-14


? Hey~?

我们又见面啦~

你还好吗?


2019.02.02

网上相传,有个演讲,一定能够治好你的拖延症晚期。


你信吗?


反正我不信。


但这个演讲的确可以让你了解拖延症的深层原因,帮助你走出战胜拖延症的第一步。


这个演讲就是2016年Tim Urban在Ted Talk 所做的有关拖延症人群内心世界的演讲(大概没有标题,内容是“On Procrastination”)。


和大家一样,Urban 大学时期有很多论文要写,每次任务布置下来的时候,都合理规划了时间,像这样:

?


但实际上呢,是这样

?


每次都如此。到了写本应该花一年时间完成的长达90页的毕业论文时,他本想好好对待,大干一场,但计划并没有起作用。他竟然拖到了最后3天才开始动笔,连续熬了两个晚上才勉强赶着最后一刻完成。


3天完成90页的毕业论文很厉害吧!


但结果论文一塌糊涂,烂得惊动了学校给他打电话。

?

事实上,拖论文、拖策划、拖图纸,类似的事情我们经常干(虽然可能没他这么严重)。


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拖延症,本科时期论文大多都从容按时交上,但我发现我错了。前段时间学期结束寒假来临之际,我为赶出开学时就布置的几篇论文焦头烂额、披星戴月、疲惫不堪,几乎是每天一篇,最后勉勉强强把论文交上。



Urban 希望大家认为“This guy is amazing.”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论文惊艳,值一个好分数和高绩点。但这样急匆匆赶出来的论文能怎样呢?惨不忍睹、漏洞百出。


我有种深深的挫败感。


但人们为什么会有拖延的恶习呢?大家到底是怎么想的?

?

Urban 在MRI 实验室对拖延者与非拖延者的大脑进行了扫描和对比,画出了形象生动的图。


这是一个非拖延者的大脑:

?


这是拖延者的大脑:

?


两种大脑里头都有一个理性的决策制定者(Rational Decision-Maker),但拖延者的大脑里,还有一只叫即时满足的猴子(Instant Gratification Monkey)。

对拖延者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?它意味着之前一切都挺好的,直到这件事发生——

?


每当Rational Decision-Maker 想做一些富有成效的事时, Instant Gratification Monkey都会从中作梗——“要不先关注一下刘强东强奸案的进展吧,刚想起来这件事”、“喜欢的美剧更新了,赶紧看看”、“我昨天说要买什么的来着?逛会儿淘宝吧”、“去翻翻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”······


“这一切都花时间,所以我们今天没办法抽空干活。真抱歉!”


而此时,猴子已经掌握了方向盘。

?


你似乎不想让它操控方向盘,因为它完全活在当下,没有过去的记忆,没有对未来的认识,关心的无非两件事——Easy and fun。


在动物世界里,这样完全没问题。如果你是一条狗,你简单、快乐地度过一生,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功。而对于这只猴子来说,人类不过是另一种动物,只需睡好、吃饱、繁殖下一代。这么做在部落时代或许没问题,但我们处于一个先进的文明社会,而猴子根本不懂那是什么。
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脑袋里还有另外一个家伙——Rational Decision-Maker。他让我们有能力去做其他动物无法做到的事情:预见未来、顾全大局、长期打算。而且他想把这些都考虑在内。 他想让我们做任何值得现在去做的事。有些简单快乐的事是有意义的,比如吃饭、睡觉或适当休闲。这时候Rational Decision-Maker和Instant Gratification Monkey意见一致,部分重合。



但是有时,更有意义的出于全局考虑做那些有难度的事情。此时二者之间会产生冲突。

?

对于拖延者来说, 每次冲突都以这种方式结束——在本来不应该休闲的时候做简单快乐但是又没有意义的事情。但这种方式得到的快乐,并不是真正的快乐,因为它完全是不劳而获的,最终会带来内疚、恐惧、 焦虑与自我憎恨。


但问题是,在这种情况下,由猴子掌控着方向盘,怎么能让拖延者把自己带去虽然没那么舒适,但是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的蓝色区域呢?

?


这时不得不提的是拖延者的守护天使——恐慌怪兽(The Panic Monster)。


The Panic Monster大部分时间在休眠,但是截止日期临近时,或者面临事业灾难时,或者有其他可怕的后果时,它就会突然醒来。它是这只调皮的猴子唯一害怕的东西,帮助拖延者最终完成任务。

?


作用机理是怎样的呢?Urban 举了一个这样的例子。


6个月之前TED 的工作人员联系Urban,邀请他做一次演讲。他欢快地答应了,并听到Rational Decision-Maker叮嘱他“现在得坐下来开始干活”。然而Instant Gratification Monkey 出来捣乱,结果他花了一整天去研究印度地图。


然后6个月变成4个月,变成2个月,变成1个月时,TED工作人员开始发布演讲者,网站上挂出了他的照片。你猜这个时候谁醒了?


The Panic Monster立马惊醒,开始发疯,整个系统一片混乱。猴子害怕地躲到树上去了,方向盘终于落回了Rational Decision-Maker手上,他终于能开始准备演讲。

?


有截止日期的时候,一切还没那么糟。因为截止日期的存在,使拖延的影响被限制在一个较短的期限内,最终会因为The Panic Monster的介入而消除。但是还有一种拖延,它没有截止日期。比如你想自己创业,或者从事艺术类的工作,起初并没有截止日期,因为在你还没有开始努力干活之前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。除了事业之外有些重要的事情也没有截止日期, 比如回家看看,比如健身,比如努力改善恋人关系,比如分手。


如果拖延者做这些困难的事 只有一种推动力,即The Panic Monster,那么问题来了,因为在没有截止日期的情况下,The Panic Monster根本不会出现。


于是拖延的后果是不受限制的,人们只会无限延期。而这种长期的拖延比起短期那种拖延来说,不那么明显,也不经常说起, 只是安静地、悄悄地影响我们。但它可能是大量长期不快乐与内疚的源泉。这种长期拖延使人们感觉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中,有时好像只是一个旁观者。人们的沮丧不是因为他们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,而是他们甚至无法开始去追逐自己的梦想。


这一点无比扎心。



有截止日期时至少还能做出一点事情来,就算做得不好,也好歹也做出来了,但没有截止日期,或许就根本不会开始。比如我一直很想学会吹笛子,大二时就买了一支笛子,但到现在也没办法吹出一支曲,甚至连音调都吹不全;比如大一时想学好植物分类学,却从来没翻过这方面的书;再比如,高中毕业的时候,打算在大学期间写两本小说,到现在还一章也没写成。


大家或许都有一些提升自我的想法,却一直只是想法,从没付诸实践。


因为没有实践,所以只能一直停留原地,失落挫败。

?

完全不拖延的人真的存在吗?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截止日期所以未曾暴露,也或许是一方面是行动派,另一方面是拖延症。工作、学习雷厉风行,说减肥几年了也只停留在嘴上的人屡见不鲜。


但真的要一直拖延下去吗?


假设一个人可以活到90岁,每个星期是一个格子,其实也没多少格子,尤其是我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。更何况,我们还不一定能活到90岁。面对生命,我们需要认真思考,我们在意什么,真正拖延的是什么。



不完美的作品,总比什么也没有的好。


图片|来源于网络和Urban的演讲


所以我决定着手写初中就开始构思的小说了


从小轩窗到远方

关注美好和成长

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

和我一起走吧